投稿

茱莉亚·奥尔森:环保律师大战气候变化

   日期:2019-06-20     来源:《能源评论》杂志    浏览:9323    评论:0    
2015年8月12日,国际青年节。这天,21名青少年向美国俄勒冈州法院递交了一纸诉状,状告奥巴马政府应对气候变化不力。这桩案子,被称为“地球第一大案”。起初,所有人都以为这是21个孩子的热血冲动,可时隔近4年,它仍然活跃,并给政府施加了重重压力。

站在这21名青少年背后,支撑他们、让他们的声音为世界所听到的,是环保律师茱莉亚·奥尔森(Julia·Olson)。这位看似柔柔弱弱的女性,穷尽半生都在为环保事业而奋斗。

难以忽视的真相

时至今日,气候变化早已无需多言。协同应对气候变化与污染治理,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各国的一大课题。然而,发展与治理的矛盾,引发了冲突。冲突的漩涡中,有无数环保人士在呐喊,奥尔森就是其中之一。

奥尔森为何不得不趟这“浑水”,艰难向前?这事得回到2006年的夏天。

8月的俄勒冈州天气十分炎热。此时35岁的奥尔森正怀孕8个月,心情烦闷,她找到了一家有些古旧的电影院寻求夏天的庇护。这天,电影院上映的是《难以忽视的真相》。

《难以忽视的真相》是2006年发行的一部环保纪录片,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在这部长达1小时36分的纪录片中,被飓风卷席的城市、被洪涝干旱折磨的农民、被海平面上升威胁的未来,一幕一幕震撼地呈现在奥尔森眼前。

而此时的奥尔森,早已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环保律师。1993年从科罗拉多大学获得国际事务学士学位、1997年从加利福尼亚黑斯廷斯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奥尔森一直都在为草根环保组织工作。她靠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环保组织保护河流、森林、公园、荒野、野生动物、有机农业和人类健康。

多年来对环保的关注,让奥尔森拥有了气候科学的基础知识。她清楚地知道,通过燃烧化石燃料和砍伐雨林,人类正以惊人的速度加热地球。《难以忽视的真相》让她再次审视眼前的世界:地球正饱受威胁,孩子们的未来可能被灾难裹挟。

她摸摸腹中即将出世的孩子,想到刚刚2岁的大儿子,更觉惊恐。孩子们并没有造成这些问题,为什么要承担如此恐怖的后果?对于父母而言,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是一种本能。而把他们留在一个安全的星球上,则是一种责任。奥尔森像纪录片中的阿尔·戈尔一样,发出疑问:拯救地球,我们能做到吗?

奥尔森不是戈尔,她没办法信誓旦旦地说出“能做到”。因而,做些大事情保护两个孩子的想法,她孕育了好几年。期间,她认识了备受尊敬的气候科学家詹姆斯·汉森,读了他的《我孙子的暴风雨》,当时汉森的孙女就在为气候变化抗争。她还听说菲律宾有位律师代表孩子提起了环保诉讼,这让奥尔森的想法逐渐成形:让孩子们面对诉讼,让孩子们的声音被听到、被重视。因而,2010年,她发起成立了非营利组织“我们孩子们的信任”,致力于环保诉讼。

这之后,经过公开招募以及各种组织牵线搭桥,奥尔森将21名青少年聚在了一起,他们感受或经历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种威胁:佛罗里达的莱维住在沿海的低洼地区,他担心他的家乡很快会被淹没;尤金市的朱莉安娜经常被建议不要出门,因为烟雾中微粒物质危害太大;路易安那州的杰登失去了家园,因为一场风暴卷席了小镇。这21名原告被称为“气候孩子”,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精通气候科学知识,在与奥尔森结识前就为环保而斗争。

2015年8月12日国际青年节这天,21个孩子,最小的8岁,最大的19岁,与奥尔森一起挤在“我们孩子们的信任”基金会的办公室里。奥尔森几乎是颤抖着食指,摁下了鼠标左键,提交了联邦诉讼的文件。

这份长达100页的诉讼书列出了长长一串被告清单,而“美利坚合众国”和“巴拉克·奥巴马”的名字排在最前面。很快,21个孩子状告奥巴马的新闻在美国引起了轰动。作为这起“不普通的诉讼”的律师,茱莉亚·奥尔森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切,是必经之路

为环保而奋斗,对于奥尔森而言,似乎早已有定数。

1971年,奥尔森出生于科罗拉多州的科罗拉多泉。这里位于派克斯峰山脚,气候宜人。她的母亲是一名护士,也是户外运动爱好者,66岁时还在教野外生存的课程。奥尔森五六岁的时候,就被母亲带着攀登14000英尺的高山,她享受登上一座高峰、亲近自然的感觉。自小,在母亲潜移默化中,她就被灌输了一种照顾他人、感恩自然世界的意识。

而当她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后,母亲的身份更是让她深刻意识到威胁的到来,她害怕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不敢给她的孩子看《难以忽视的真相》,怕吓着他们,怕他们感到绝望。但也正是从他们身上,她获得了支持。她对两个儿子说,“我正在关注‘气候变化’,我要解决这个问题”。

正如一位青少年原告的父亲所言,奥尔森是个有孩子的律师,更是个从事法律工作的母亲。而她工作所在的俄勒冈州尤金市,是美国环保活动的重要发源地之一,这些都更进一步促使个人感性走向人权和环境保护的交汇点。“我们孩子们的信任”这一组织的成立便顺理成章,后续一系列诉讼案的发生也是必然。

起诉美国政府,还有当时的奥巴马总统,是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对于奥尔森和“我们孩子们的信任”组织而言,也是目前为止最大胆的尝试。她必须和每一个孩子聊,确保他们都是自愿参与这个案件,她还必须和他们的父母聊,确保他们能够顺利起诉奥巴马和联邦政府。他们提起诉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金钱的补偿,而是试图通过法院阻止美国政府继续使用化石燃料,让政府取消对化石燃料企业的补贴。这起案子一旦胜诉,有可能改变国家经济发展的方向。

这起“地球第一大案件”的诉讼依据是公共信托原则。按照这一原则,联邦政府作为社会公众的受托人,有责任保护公众赖以生存的环境。奥尔森认为,大气是政府有义务保护的“公共信托”,可联邦政府却未能采取足够的措施阻止油气石化产业,未能减缓气候变化,反而由于政府的一系列决策,让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厂商,让下一代的生命、安全、财产等基本权利遭受到了威胁。

可奥巴马的名字为什么赫然在前列呢?在任期间,奥巴马促成了《巴黎协议》、制定了清洁能源计划,声称气候变化是这一代人面临的最紧迫的事情之一。在奥尔森他们看来,奥巴马所做的一切的确是值得赞赏的,但他缺乏有力的实际行动,气候仍然在急剧恶化。

每一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都在增加。在奥尔森刚着手气候诉讼时,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0.8摄氏度。如今,已经达到了1摄氏度,距离《巴黎协定》要求的最高2摄氏度又逼近了一点。奥尔森团队要求法院下令美国政府制定一个全面的计划,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浓度降低到百万分之350,这一标准是政府的科学家在1990年提出的建议。

奥尔森团队提出的要求也引发了质疑的声音:全球气候变化,可不是美国一家的事。奥尔森自然知道造成气候变化的不仅仅是美国,但她认为美国应该对几十年来累积的25%的二氧化碳负责。既然政府拖拖拉拉不愿行动,那他们就只能尝试通过诉讼促使政府更快采取行动。

尽管这一案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但进展并不顺利。科学家说真相已经摆在眼前,但利益攸关者则说,气候变化只是危言耸听。这场不同寻常的诉讼,对于奥尔森而言,俨然一座冲入云霄的高峰:你不知道攀过它的顶点在哪,但不得不前进。

让孩子的声音被听到

事实上,在国际青年节这天提交这份长达100页的诉讼前,奥尔森就开始遭受了挫败。她以违背公共信托原则提交的联邦诉讼,被美国最高法院以公共信托的适应范围有争议而被逐出庭外。听到这一令人沮丧的消息后,奥尔森和团队这才想出了一个新的策略:在俄勒冈州再次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其他49个州也相继提起气候诉讼。

在这一系列气候案件中,俄勒冈州的案件是最大的,这让奥尔森感觉到了压力。在她位于尤金的家里,到处都是活页夹、荧光笔和钢笔。为了缓解压力,她有时候会带着孩子和狗去爬山,有时候会和朋友弹四弦琴。

政府、化石燃料企业一开始并不认真对待此事,他们向法官提出,案件应该被驳回。美国司法部的律师认为宪法从来没有赋予环境无污染的权利。很多法律界的律师也都认为这个案子注定要失败。连奥尔森自己都以为,这次可能又是被撤销的命运。

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展开了。即便希望渺茫,在俄勒冈州联邦法院的听证会上,奥尔森依然沉着冷静。她褪去了居家的毛衣、T恤,换上了熨烫平整的西装。孩子们坐在法院,她安静而强烈地陈述着孩子们所面临的事实,并把这个事实传达给法官。其实,在俄勒冈州的案件首次开庭一个月后,孩子们和奥尔森的团队在一起华盛顿州地方生态部门的诉讼中,获得了法官的支持,判决要求华盛顿州生态部制定新的碳排放计划。由于美国是判例法,一个有利于孩子们的判决将会为这个规模更大的联邦诉讼案奠定法律基础。

这次案件,果然出现了一丝曙光。安·艾肯法官否决了政府、石化企业驳回此案的动议,并裁定该案将继续审理,这个结果让政府大吃一惊。艾肯法官写道:依据我合理的判断,我毫不怀疑拥有一个能够维持人类生活的气候系统是自由有序的社会的根本。这一决议,可能成为美国环境保护法上一个里程碑的事件。

奥尔森更多了一点信心。但又有一个大麻烦来了:承认气候变化、支持清洁能源的奥巴马走了,来了个气候怀疑论者特朗普。特朗普一上台,就开始尽一切努力阻止审判继续进行。政府律师曾三次向第九巡回法院上诉、两次向最高法院上诉,均告失败。

在奥尔森看来,政府害怕审理继续,是他们不得不在法庭承诺说出事实,而事实就是气候变化已经造成巨大威胁。在八年多的时间中,奥尔森搜集了大量的证据。在她“我们孩子们的信任”基金会的办公室里,四周的墙上全是关于这个案件的信息,它们组成了一个长达几米的时间轴,记录了美国政府何时知道化石燃料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时间可追溯到1965年,约翰逊总统执政期间发表了一份报告,声明气候变化是一个灾难性的威胁。

这份长达50年、共计36000页的证据,将政府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不力的事实摆在眼前。但司法部依然声明气候变化是一个复杂的全球问题,并不是完全由美国政府引起的,也不能由美国政府来解决。原本定于2018年10月的开庭日期被推迟,如今,孩子们和奥尔森还在等待这个案子新的开庭日期。它注定是一场长期的战斗。

很多时候,奥尔森一想到海岸会被淹没、森林会被烧毁、积雪会被融化,就会有种绝望到瘫痪的无力感。她想躲在床上、躲在山上的帐篷里,让这个世界和眼前的问题消失。但她不能,她必须与孩子们并肩战斗,让他们的声音被听到。
这是一场无法假装遥远的灾难。奥尔森说,“孩子们在我眼睛里”,唯有前行。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环保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环保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